阳生

想要成为包养朔间零的人。
养得起零零我一定也能养得起恩恩。

[太鼓钟贞宗] 暗花(补全一下)

标题指  黑暗中绽放的花(不是什么黑暗向的啦)
太鼓钟贞宗x女主角
年龄差有,大概四五岁
现代背景,是人类不是刀男

↓↓↓↓↓
 

        阳光照在身上,非常温暖。但是风吹过花圃时送来的香气,好像比往常更凉了些。
       只有脸部的皮肤感觉到凉意,我于是抬头面对天空,好使脸颊也能吸收一点阳光的热度,变得温暖起来。
        孩子的声音就是在这时候响起来的。
        “呐、大姐姐……”
        由于过于突然了,我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大姐姐!”
        骤然放大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衣料摩擦发出的窸窣声也仿佛近在咫尺。我犹豫着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举起手指着自己,歪过头做出疑问的姿势。
        “没错没错,是在叫姐姐你。”
        是属于男孩子的、充满了活力的声音。
        “有什么……事?”
        已经太久没有开口,听见自己的声音居然也会感到陌生。
        “可以把手借我用一下吗?”
        为什么……?
        我没能立刻答应。
        并不是想要拒绝,只是没能转过弯来,呆呆地维持着疑惑的姿势。不过这样的沉默似乎使他误解了,那孩子连忙想要解释:“啊啊、那个、绝对不是想要恶作剧哦……”
        “……我保证!”
        我朝他伸出手。
        “要做……什么呢?”

        即使是恶作剧也没关系,反而有点期待。
        会对成为孩子的玩伴这件事感到开心,大约也是过于寂寞的缘故。
       
        “是惊喜。”
       他将什么系在了我的手腕上,是轻飘飘而柔软的触感。
       “所以要大姐姐自己猜一猜哦。”

        “……?”
        我细细抚摸着手腕。
        “丝带……吗?”
        他收回手打了个响指,“bingo!” 遗憾的是没有成功,只发出了指尖拍打手掌的声音。
        有点可爱,我想。

        “喔——”他不知为何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起来,“这个表情不是非常棒嘛!”
        仿佛丝毫不受响指失败的影响,男孩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高兴,从右侧传过来。
        ……坐下来了呀?
        “表情?”
        “看到大姐姐一个人坐在这哭,我还有点担心呢。”
        “原来还是可以笑出来的嘛。”

        我怔住。
        哭了?

        啊啊,难过也是必然的吧?
       
        用手背蹭掉眼角的泪痕,我却不确定那是否是生理性的泪水。若是由于难过而哭泣的话,这些眼泪是否来得太晚了呢?
        我感到无所适从。
        “可以……和我说说话吗?”

       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还是把大致的故事讲讲完。

       主人公是全家刚出了事故只有她生还了但也失明了。醒来几天都懵懵懂懂对父母的死没有实感,坐在花圃里晒太阳突然就哭出来了但自己也没有发觉,因为眼泪也不是特别多她是个非常迟钝的人。
       小贞是偶然看到了上来搭话,(他是天使)觉得没办法放着不管。但是他是不会说什么漂亮话的直白的孩子,就摘下手腕上的丝带(物吉给的今天的幸运物)
送给她把好运分给她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忍不住想要帮一帮。
        分开的时候也没有交换姓名。主人公非常珍惜这根丝带,它代表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和这段时间所接触的亲属们形成了鲜明对比。她很快被父母的朋友收养了(因为有血缘关系的亲属们都不愿意养这样一个拖油瓶),搬到了新家,养父母是很好的人但有点不靠谱。
        巧合的是新家庭与贞宗家是邻居,就这样慢慢熟识了。她努力适应不依靠眼睛的生活,就像自虐一样不断地练习……这样子,始终对养父母有愧疚感才会那么勉强自己。贞是第一个对她伸出手的人所以对这孩子很有好感,当然不是那样的感情。
        是贞先意识到自己喜欢她的,大概在15岁(?)的时候,不过一直没说出来。

        “明明我才是年长的那个却还总是向小贞撒娇,作为大人是不是太失败了呢?”
        “希望姐姐可以多依赖我一些。”
        以上是两人的内心想法。

        主人公不擅长依赖别人,只是对小贞会更加不设防一点其实并没有经常撒娇。贞对这一点感到很苦恼。

        对了还有曾经有过这样的约定:
        贞承诺会成为偶像让姐姐能够每天都听见他在舞台上超华丽的歌声,之后也的确这么做了并且练习的时候非常刻苦(尤其是练歌的时候),极力追求完美让她听见最棒的自己。甚至练到倒下过被批评了一通后略有收敛。
        她将贞的歌都好好保存下来了。

        大概是在某一天发生了一些事情(什么事没想好,应该是她习惯性独自解决能力范围外的事结果发生意外这样的)贞就顺势表达了忧虑不满然后告了白。
         她毫无准备接了一记直球,找贞和自己的家长咨询过后……其实本来没什么特殊想法的渐渐也变得在意起来……就在一起了。

       (PS:她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因为看不见耳朵反倒更好使了)职业也和音乐有关是什么暂时没想好。如果最后演变成她作曲贞来唱不就很甜蜜了嘛。

         记录一下,虽然不是很有意思。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