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生

想要成为包养朔间零的人。
养得起零零我一定也能养得起恩恩。

今天去了扫了姑姑的墓,在很荒僻的地方,山路没铺过,长满了杂草,走起来也有些辛苦。长到这么大我好像是第一次来这里。
记事起就没见过姑姑了,我其实不太明白我来的意义。但对着坟头将工作忙没能回来的堂姐的问候在心里诉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开始发热,睡在这种地方可真是寂寞啊。姑姑生前明明是想要住在公墓那种热闹的地方的。

生者不论怎样猜测,亡者都无法回应,因此总觉得扫墓这种事是生者的自我满足。但又因为寄托了思念与祝福,即使是悲伤的情感是不是也会显得幸福呢?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