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生

沉迷小英雄
吃 出茶、爆茶、轰百、暗蛙、轰茶、上鸣耳郎 等cp,站得最坚定的是出茶。
不吃腐。
当然双手双脚赞成 我x爆豪、我x轰、我x绿谷、我x心操 这样的啦!
大家都超级可爱!

【冲田总司】没想好名字

是之前发过的,闲着没事干,改了一些内容和病句,改完就跑。

#新撰组默秘录勿忘草#

#乙女向#

#总司视角#

小学生文笔

部分来自遗书艳文录

cp我x总司(我不听我不听我已经嫁了

想到就写了,大概看起来会没头没脑的



正文如下

  【尾声】


  与她京都一别,到底过去了多久,我竟是忘记了。

  对于整日缠绵病榻、无法挥刀的自己来说,时间的概念都变得模糊了。

  孤身一人混混沌沌地度过一天又一天,也因此,与她在屯所的日子都似乎成了异常久远的过去。

  她的面容、声音、温度,那双柔软的手抚摸着我的温柔触感……

  都渐渐模糊褪色,直至消失。


  每天都在丢失着重要的东西,我甚至开始怀疑她存在的真实性,或许那只是过于寂寞的自己自我安慰产生的臆想。

  这让我难以忍受。

  比起被病痛折磨,遗忘所带来的痛苦更加深沉。


  (她是存在着的。)

  就算记忆不存在了,爱恋一个人的心情却铭刻在身体里。


  [请不要忘记我。]

  分别时她满含期待的请求的含义,我似乎终于理解了。


     (那个笨蛋,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难道没有一点在意吗?)

  究竟是埋怨还是期待,却也是弄不清了。


  或许是期待着相见的奇迹的,但又无论如何也不想以这样糟糕的身体直面她。

  不过是徒增伤感,对两个人来说都是折磨。

  她独自哭泣的样子尽管惹人怜爱,却也并不是我愿意看见的。


  这样难为情的想法,是绝对不会让她知道的。


        (让她知道的话,绝对会爆发灾难的。)


  虽然偶尔也思考过对她是否过于严厉,但是温柔地对待喜欢的人这件事,本就不是我所擅长的,单是想象那样的场景都会忍不住打寒噤。

  何况,她大约也已经习惯了我的任性。

  

  我回忆着她的模样,将那些琐碎的事记录来,想必可以使它们存在得更长久一些。

  至少在离开之前,还能忆起她微笑的样子,比起一直以来所做的斩杀,那是更加美丽、惹人怜爱的记忆。


  一定,不会再相见了。

  等待的日子太过漫长,我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让人难过的想法。

  伙伴、老师、爱人,相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是否还安好呢?

  歇斯底里的咳喘过后,无所事事伏在床上的我,总是会想到这些。


  但是无法更深地思索下去。


  这双苍白而孱弱的手,已经无法为他们挥刀斩杀了。

  直至死去之前也要尽我所能地祈祷着——

  这是如今的我唯一能够为他们做的事了。


  被纷扰的思绪折磨得难以入眠,不算狭小的屋子却使我感到了压抑与烦闷。

  慢慢移到门口,动作迟缓地推开门,我看见闪着星星的夜幕。

  ——以及坐在外廊上望着我微笑的她。


  因为笑着而弯起的眼角,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冲田先生。]

  可爱的、令我疯狂思念着的声音从翕动的唇瓣间溢出。

  [我……想念你了。]


  依稀记得我们靠在一起看星星的那个晚上,也是像今天一样的天空,她枕在我的肩上睡着,低下头可以看见轻轻颤动的睫毛和可爱的鼻尖。

  那么安静地夜晚,只有我们的呼吸交错在一起,看着她的睡颜烦恼着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不知不觉也被睡意卷走了所有思绪。


  思维清晰得奇怪,久病以来第一次感到轻松,我走过去牵起她的手,闭上眼睛,思考着要说些什么才好。

  这大概是最后的奇迹,也不排除是幻觉的可能性。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指尖能触摸到属于她的体温相较于我的那样温暖,我枕在她的膝上,眼中映出的夜风下水光摇曳的她的瞳孔,仿佛眨眼便会有泪水滴落。


  在记忆中消失了许久的、初见时的景象浮现在脑海里。我忽然想到,那时的她也是现在的模样,坐在樱花树下,似乎是注视着我,又好像只是望着天空发呆。


  [你在看哪里?]


  没有多作思考就把话说出了口,来不及懊恼就听见了她的回答:


  [是看着您的。]


  [这双眼睛,不论现在还是将来,都只会注视着您。]


  星空一样的眼睛倒映着我的样子,她认真地说着犯规的情话。


  太狡猾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

  她低下头吻我,冰凉的发丝落到我的脸上,有些痒。


  [就算说了道歉的话,你以为我会原谅你吗?]


  总之,把责任都推给她好了,就算是不讲理也好,这种时候才来见我,怎么想都是她的错。


  她的表情有一瞬的变化,最后却垂下了眼。


  [请不要原谅我。]

  [讨厌也好喜欢也好,无论如何,都请记得我。]


  (怎么可能讨厌你。)


  她难得强势地要求我些什么,我却无法做下承诺。

  因为死后的事情,身为活人是无法预知的。


  大概是她的气息太让人安心了,我再次昏昏沉沉地泛起了睡意。


  [你会……一直……在的吧?]

  断断续续地、自己也不清楚在说些什么。大概是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当着她的面说了出来。


  [会的。]

  [会一直、在您身边。]


  仿佛到了这种时候,连那份心情都变得坦诚了,嘴巴变得不像是自己的,兀自说着难为情的话:


  [不许看向别的地方。]

  [不然,绝对、会惩罚你的哦。]


  她的声音像隔着浓雾传来。

  [约定好了。]


  [晚安。]


  (晚安。)


  好像说出口了,又好像没有。感官被黑暗浸染,我沉进了水底,水面上有光开始闪烁,最终离我远去。



  【End】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