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生

沉迷小英雄
吃 出茶、爆茶、轰百、暗蛙、轰茶、上鸣耳郎 等cp,站得最坚定的是出茶。
不吃腐。
当然双手双脚赞成 我x爆豪、我x轰、我x绿谷、我x心操 这样的啦!
大家都超级可爱!

练笔

  一束光照射下来。


  拨开零落交叠的灰败枝桠,一抹柔和的蓝色沐浴在长夜后第一缕阳光下,晨露在微光下熠熠闪光。


  ——那是一株尚未盛开的花。


  这株坏运气的花,大约在还是种子的时候被鸟儿或是风带到了这片几近荒芜的的森林,恰好落在了中心的地方。它不知凭着什么在这缺少养分的贫瘠土地上生了根发了芽,并悄无声息地抽条生长,在城镇人们忙于讨论森林的开发政策何时落实时,吐出了花苞。


  那是指甲盖大小的花苞,却依然被眼尖的孩子们发现了。


  在天真的孩子们眼里,这大概是荒林探险的奇遇,他们欢呼雀跃地围着它,讨论着大人们警示的话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们应当将它带回去。”有孩子这样提议。


  “它会死掉的!”也有人反对。


  是否将花带回去的争论最终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中决定下来。半数的孩子恋恋不舍地跟着大部队返回,有个孩子偷溜出去伸手去摘,却反被不知打哪来的尖刺儿扎伤了手,吓得赶忙捂住伤口,灰溜溜地钻进队伍。


  身后的花株在风里摇摆,仿佛在偷笑。



  “妈妈,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孩子悄悄地对母亲说。


  “那片死掉的林子复活啦!”


  她以神秘的语调描述自己看到的那个星星似的可爱花苞,它有看不见夕阳的傍晚的天空那样温柔而透彻的蓝色,在据大人们说的连野草都无法生长的土地上,含蓄而骄傲地宣告它的出生。


  “你们不应该再到那里头去。”母亲这样回应了孩子的兴奋,“听话亲爱的,瞧见花没什么好新奇的,但那里很危险。(向厨房外)来了!”她用沾满面粉的手指刮了一下女孩儿的鼻子,蹭了个大花脸,“我该去工作了,橱子里有小甜饼,我想你会喜欢的。”


  这的确没什么好新奇的,这样的花曾经到处都是。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这位母亲也只在她的母亲的故事里听说过鲜花遍地的村庄而如今……因此孩子口中神奇的花,大概也无法存活太久吧。


  大概——


  不知名的花依然健康地生长着。它的根细小而充满力量,深深扎入地层,并向四周扩散,短短一个月便覆盖了整个森林,还在向外延伸。肉眼无可察觉的能量包裹着根系流动汇集,向地面植株上唯一的花苞输送,好像河流汇入大海,无论流量的大小,一概消失无踪。


  不比生根时的迅速,花苞的生长缓慢地叫人绝望——直到几近荒芜的森林终于完全死去,黑漆漆的枯枝落上一只小鸟就要折断;直到当初的孩子成了更多孩子的母亲,当初忙碌的母亲陷在柔软的安乐椅上打着盹,发出高高低低的呼噜声;报时的钟声沉沉敲响,那钟声穿过飞舞的细雪,穿过灯光晕染的街道,传入寂静的森林。


  ——就是这样一个寻常的冬季的傍晚,这长在荒芜之地的生命,极轻地颤了一下。


  如同一片羽毛落在明镜似的湖面,这颤抖过于细微,甚至无法确认是不是细雪干扰了视觉。但很快,花苞开始鼓胀,仿佛数十年的生长集中在此刻,它越长越大,然后——


  喀。


  在让人以为它即将炸开时,它仅仅发出了蛋壳破碎的开裂声——一朵花究竟要怎么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着实令人费解。


  且不论这些,在连续的碎壳声后,有风从中喷涌而出,花瓣旋转着绽开,星点的光芒在其中跃动,摇摇晃晃地升腾起来。



练笔

尝试了一下没试过的风格

词汇量贫瘠措辞太生硬,真是写作的硬伤

不说了,多读书,多学习,努力想好大纲,处理好剧情,提升文笔

一定要把这部写完【可能吗

【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