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生

想要成为包养朔间零的人。
养得起零零我一定也能养得起恩恩。

记个梗?😂朔间零乙女骨科(伪)第一人称(。

我又做了相同的梦。
躺在床中央,右手边是年幼的男孩子,蜷缩在黑暗里,闭着双眼,呼吸均匀。左边的窗却渗进月光,敛入某个人暗色的瞳孔,如波光摇曳。
我握着男孩的手,拉住那人的袖口。月光下他正在微笑,垂眸注视不愿入睡的我,张合的嘴唇中流出轻缓的歌曲。
他的歌声像是天上闪烁的星星。

一半浸在光中,一半陷在黑暗里。如同曾经的每一个夜晚,安静到梦中的梦里都只剩歌声流溢。

真是无比幸福的梦境。

起床时情不自禁哼起了梦中的歌,随后反应过来这首曲子只存在于久远的回忆里,我被掀开被子扎进来的寒气冻得一个激灵缩了回去。
但是不能赖床,该上学了。
因为没有胃口跳过了早餐,我又一向缺乏打扮的耐心,到达学校时反倒成了最早的几个人之一。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用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趴在桌上想要继续补眠时,头脑中却一直盘旋着惹人厌烦的熟悉旋律。

不,并不是讨厌这首曲子,不如说非常喜欢。
厌烦的只是一直念念不忘的自己。

明明已经被抛弃了。
明明已经被拒绝了。
明明再也见不着、听不见了。
却被过去的幸福困扰着,产生埋怨,变得更加痛苦。

我深吸一口气,发出气音:
“……oni……”
……
呜。
在做什么啊?

已经被梦搅得神志不清了,居然产生了不得了的幻想。

评论